[m.akshuba.com]首发更新

    此内容boshisw首发    ,

    杨玉环跟小红坐一桌,杨云跟盖雄坐在对面。

    进来就坐的过程中,杨玉环成为全场瞩目的焦点。

    一来是她来得晚,二来她衣着华贵,浑身散发出无穷无尽的媚态,男人看上一眼便再也挪不开视线,女人见了则会自惭形秽。

    杨玉环被人欺辱,激发心中好胜心,故意把自己的超能力于人前展现。

    落座后,旁人仍旧频频望向杨玉环。

    杨玉环一直昂着头,如同高傲的公鸡,她还故意瞪着离她一席之隔的女同学,四目相对时,目光里几乎迸射出火花。

    盖雄从坐下开始,就一直目不转睛地看着杨玉环,好像已沉迷其中。

    杨云提醒道:“仁兄?”

    盖雄如梦初醒,收回目光,面带惭愧之色:“令姊实在是风华绝代,如此佳人,世间罕有啊。”

    说完又想往杨玉环身上偷瞄,却已有人过去跟杨玉环打招呼,乃是官宦人家的公子,他们比盖雄更主动,想知道这位艳压群芳的女子到底是哪家千金。

    ……

    ……

    宴会尚未开始。

    杨玉环已成为男人追逐的焦点,女人妒忌的对象。

    在场受邀的都是未婚男女,见到外貌气质出众的异性,当然要奋不顾身往前冲,而杨玉环恰恰就是最让男人着迷的女人。

    洛阳城中的名媛有谁,在世家门阀中并不是什么秘密,偏偏没人认识杨玉环,她的出场透着一抹神秘,上前毛遂自荐的男子很多,也有几个男子结伴上前,有的干脆将自己的名刺递上。

    杨玉环几乎是来者不拒,她参会的目的也是为自己挑选良婿。

    “这些人……太过无礼,怎能如此唐突佳人?”盖雄坐在对面看着,心中一阵着急,如同被人抢了心爱的礼物,坐立不安。

    就在盖雄准备上前护美时,从后面走出来几名英姿勃勃的少年,他们穿着鲜艳的袍服,身上不但贵气凛人,更有一种桀骜不驯的姿态。

    “信安郡王四公子来了!”有人喊了一声。

    杨玉环的风头这才被压过,所有人都看着出来的男子,当首一人气宇轩昂,脸上神情不怒自威,颇有军人的铁血气质。

    杨云看了此人一眼,心中琢磨:“之前知信安郡王被朝廷派往蜀地,监督会野城一战,没想到这边我竟然跟信安郡王的儿子见面了。”

    旁边一席有人私下轻声交谈:“这是郡王的四公子,从军已有三载,今年刚从边地回来,听说要选亲。”

    杨玉环得知对方是郡王的儿子,还知道之前几个门阀公子的情况,于是将魅惑的重点放在这几人身上。

    奈何信安郡王一直未往杨玉环这边看,也就未被杨玉环的艳光所吸引。

    ……

    ……

    宴会的主宾出来,少不了一番亲近寒暄。

    年轻人的聚会,没有成年人那么多规矩,在组织性上也没那么严格,现场显得有几分混乱,没人能镇住场子,年轻人基本都是随性而为。

    杨玉环现身,一群人围着杨玉环。

    现在几名显贵公子出来,又是一大群人上前打招呼。

    最后信安郡王四公子李峡稳住场面,摆手示意:“今日某前来饮宴,是为几天后迎接咸宜公主做准备,挑选有才有貌者出任迎宾,前往迎接公主大驾。若有招待不周之处,还望见谅。”

    迎接公主,男子需要有才,女子则要有貌,若才貌双全自然最佳。

    说是一次聚会,更像是海选现场,大家伙儿各凭本事,谁有能耐谁就能获得迎接公主的资格。

    从李峡旁边站起来一名身材魁梧的男子,道:“若是文采不好,也可以在武功方面有所表现,但今日场地不行,不能在此对决,谁要真有能耐的话,可以上场亮亮身手,让诸位见识一下便可。”

    这话更多是说给李峡听的。

    李峡行伍多年,文采上当然跟饱读诗书的名门公子比不了。

    其实信安郡王还是很注重子女教育的。

    李峡的兄长李岘就是唐朝名臣,五次登上相位,六次官拜尚书,居官有为,知人善任,依法理政,正气不阿,堪称人臣表率。本来由李岘来主持这次聚会最好,不过李岘已成婚,今日来的都是年轻男女,选的又是参与迎接未婚的咸宜公主的人选,成婚者前来不太合适。

    盖雄跃跃欲试,准备起身表现一下身手。

    但人们没有给他这个机会,此番是达官显贵子弟表现的舞台,这时候谁都想表现自己,硬着头皮也要上。

    “不知有多少人可以参与迎候公主?”有人问道。

    李峡回答:“人不在多,十八人为宜,随同公主前来的长安才俊也有不少,到时少不得一番亲近。”

    听到此话,在场人议论纷纷。

    长安还有俊男美女跟随公主一起前来,两都间本就有竞争,碰一起难免有龌蹉,如此洛阳跟长安年轻人便形成竞争关系,没有真才实学还真不敢去这种场合凑合。

    李峡见场面又有些混乱,起身摆摆手:“诸位有何才能,便在此展示吧,也让在场人等做个评判……这样吧,不如在下先来,本人不擅文墨,便以长枪展示手下功夫。”

    ……

    ……

    宴会厅中间有块不小的空地。

    李峡出身行伍,便以军中所学表现自己的才能。

    不过在场的人都知道,无论李峡的本事如何,最后他一定可以前去迎接公主。

    杨云坐在那儿看李峡舞枪,心中在想:“没个确切的评判标准,那不就是说,遴选受人为因素干扰太大,最后只是递个名单送上去便可……这又不是考试和比武,怎能分出高下来?”

    所谓的遴选,不过是走个形式。

    真正的达官显贵有的是办法参加迎接公主的典礼,至于家境一般的少男少女最多到这里露个面,想到公主面前有所表现,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想清楚这一点,杨云对这次聚会便有些漫不经心。

    管别人有多少能耐,你就算是有通天之能,别人说你不适合就不适合,这十八个人估计有十五个都是内定的,剩下的三个也不太可能真正从才能上挑选。

    李峡舞枪弄棒,靠前席桌的少男强装镇定,少女们却都有意往后躲避,唯独杨玉环丝毫也没有回避之意,她的目光一直在李峡身上打转,好像要用自己的特立独行来吸引李峡的注意。

    但李峡毕竟只是个莽夫,他的注意力全都在手上的长枪上,无论杨玉环魅力再高,没看到也就不会对他形成影响。

    杨云看了这里不由干着急。

    “我这个姐姐啊,你是这么没追求的吗?如果是郡王本人倒还行,这奈何这位只是郡王家的四公子,连嗣位的权力都没有,再者如此莽撞武夫,如何能让你青睐有加?”

    “着!”

    李峡舞枪到最后,突然暴喝一声,长枪飞出十多丈远,落在大厅一侧早就备好的标靶中央,将木质标靶扎得崩裂开来。

    全场叫好声四起,而在标靶裂开后,李峡这才看到少女那一排靠前坐着的杨玉环,而杨玉环也正用媚眼看着他。

    二人只是简单的对视,李峡瞬间将目光收走,不过杨云却感觉到,李峡的脸红了,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杨云心道:“如此魅惑人的超能力,近乎邪术,若她不是我姐姐,这样的女人实在不该让她牵扯进政治里,真是红颜祸水啊。”

    ……

    ……

    “好!”

    李峡在众人的叫好声中回到席位上坐下。

    不过他的情绪有些不对劲,似仍未从刚才的“惊艳”中回过神来。

    李峡刚退下,盖雄便站起身:“这位四公子,不知在下可否跟你比比手上功夫?放心,绝对不会伤到你,点到即止。”

    盖雄在现场众多公子哥中并不突出,但他突然向李峡挑衅,立即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

    李峡旁边的孙姓公子不满地道:“早就有言在先,不得比武对决,这是聚会,任何有伤体面的事都不能做……你没听到吗?”

    话中带着质问,似在怪责盖雄惹是生非。

    明明是年轻人聚会遴选的场合,根本不适合手底下见真章,刚才李峡表现出的枪法已是冠绝超群,你出来挑衅,是说你看不起他的功夫?

    “可惜啊,某还以为能领教高招。”

    盖雄不但喜欢挑事,连嘴也不饶人,坐下前多嘴一句,让人觉得他出言不逊,有意看轻李峡。

    偏偏周围有人起哄。

    “不能比武如何决出高下?说了点到即止……为何不成全他,让枪剑对决,比试一番,以助今日雅兴?”

    “对,对。”

    一群看热闹的不嫌事大,在一旁拼命帮腔。

    李峡本就因杨玉环的魅功而魂不守舍,此时一张脸更红了,甚至连脖子、耳朵都红了起来,就像喝醉酒似的,状态非常奇怪。

    李峡旁边坐着的门阀公子暗自替他着急。

    孙姓公子道:“说了不能比试,你们听不懂人话,是吗?”

    世家名门的公子哥,始终看不起普通官宦子弟,他们觉得这群人简直是冥顽不灵,完全不听招呼。

    偏偏还有人挑事:“这么说就是自愧不如,不敢比试咯?”

    这话彻底挑动了李峡敏感的神经,霍然起身:“不过是正常切磋,只要点到即止便可,有何问题?来!”

    说完他直接让随从将他的长枪送过来。

    盖雄很兴奋,提起长剑,站起身,走到宴会厅正中央,做好比试的准备。

    “兵刃无眼,既要真刀真枪比试,还是到院子里吧。”孙姓公子无奈地说道。

    “好!”

    盖雄一马当先,和李峡一个提剑,一个扛枪,二人走出宴会厅,而在宴会厅内的人都跟随一起到了门口,想要亲眼见识二人比试。

    杨云却觉得不对劲:“李峡到底行走行伍多年,而这盖雄更多是花架子,二人无论谁胜谁败,对我都不利……谁让这盖雄是我带进来的?”

    ……

    ……

    四更完毕,天子求订阅、月票!感激不尽啊!</p>

    [m.akshuba.com]首发更新

章节目录

大唐杨国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看书吧只为原作者天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子并收藏大唐杨国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