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shuba.com]高速首发

    “衙门办案,闲杂人等速速避让!”宋桦面无表情的说了这句话,然后上前一步,肩膀撞上了六婆!

    六婆整个人都不受控制的向后倒去,幸亏有人在她的身边,支撑了她一把。

    叶宸连忙扶住了六婆,关切的问道,“六婆,您没事吧?”

    “没事没事,一把老骨头了,刚刚不小心踩空了步子,才差点摔咯!”六婆连忙笑着说道。

    六婆是个心善和蔼的老太太,压根没将自己差点摔倒的事情,归咎到宋桦的身上。

    不过早先发生的那一幕,并没有被叶宸忽略。

    他看向宋桦,眸光越发的清冷,“宋大秀才大驾光临,所谓何事?”

    他的声音很冷淡,带着浓烈的疏离与不满。

    宋桦攥紧了拳头,收起了眼底的复杂情绪。

    他曾真心地想要和叶宸作为好友,可眼下他们已经是道不同,不相为谋了。

    “你们可曾见过潘安?”宋桦努力的克制着自己的情绪,语气清冷的质问道,“精武拳馆的田馆长被杀了,有人认出了杀人凶手正是潘安。我知道你们与潘安交情匪浅,我希望你们不要窝藏杀人犯。”

    “这一大早的,宋秀才没刷牙?”江月茹打了个哈欠,走到了院门附近,看向宋桦的眼神中带着毫不掩饰的嘲讽,“还是说宋大秀才仗着自己是县令大人的儿子,就能随便的血口喷人啊?”

    “你……”

    “你什么你?”江月茹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然后指着他的鼻子,怒声呵斥道,“宋大秀才,你一大早的带着这么捕快大人来,究竟想干嘛?你知不知道扰人清梦是一件很不道德的事情?”

    “我……”

    “我什么我!”

    “放肆!”一直跟在宋桦身后的新任捕头严明立刻上前一步,指着江月茹的鼻子呵斥道,“大单刁民,竟敢如此冲撞我家大人?”

    呵~

    看着指着自己的这个二愣子,江月茹笑了。

    “你才放肆,竟敢指着小郡主二嫂的鼻子骂人?”

    不就是仗势欺人吗?谁还不会啊!

    铃儿赶到院门旁边的时候,便感受到了这一阵剑拔弩张的气氛。

    她看了一眼身侧的叶骏哥哥。

    “田馆长昨日不是被衙门的人带走了吗?他又怎么会被潘大哥所害?”

    “田羽升涉嫌谋害精武拳馆的老馆长方鸣,所以早先已经被衙门的人带走了,只是田羽升牢中,骤然昏迷,所以我们的兄弟将其送到了妙春堂。可今天一早,田羽升死了。妙春堂里有人瞧见了潘安浑身是血的冲了出去,他的手里还提着一把染了血的匕首!”

    “所以呢?”叶骏挑眉反问,“单凭这一点,你们就断定了潘安是凶手?”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不难听出他言语中的嘲讽,宋桦皱起了眉头,目光沉沉的看向叶骏。

    “没什么意思,只是不太赞同你们县衙判案的方法。”

    “少废话!”严明没好气的呵斥了一句,“嫌犯潘安一向与你们家交好。为了规避嫌疑,你们最好还是乖乖地配合,让我们的弟兄们进去搜查一番才好!”

    “不好意思,我们不想配合呢。”铃儿适时的开口,笑着说道。

    “兹事体大,还请小郡主莫要横生枝节!”

    虽然相信了铃儿的郡主身份,可严明的语气,却称不上恭敬。

    谁知道这个小丫头,是不是当今六王爷一时风流留下来的私生子呢?

    一个在乡野中长大的私生子,他大可不必在乎。

    哐当——

    正沉浸在自己思绪里面的严明忽然摔了一跤,嘴巴正好磕到了叶家的门槛,掉下了半颗牙。

    嘶——

    “瞧瞧,你对小郡主都这么不敬重,老天爷都看不过去了是不是?”

    看到这一幕的江月茹,忍不住笑着扬起了唇畔。

    严明只觉得后背沁出了一层冷汗。

    他的武功虽然不如燕小五,但是也不可能站都站不稳。

    这个小丫头,也太邪门了一些。

    “既然潘安没来叶家,便也罢了。”宋桦想了想,朝着叶宸微微作揖,沉声说道,“叶村长,若是你们杏花村,有潘安的消息,劳烦您尽快将人送往县衙。”

    “嗯。”

    叶宸神色淡淡,不卑不亢的应了一声。

    以宋桦为首的那一帮人,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不过田羽升骤然被谋杀一事,还是给叶家人敲了个警钟。

    “叶骏哥哥,我想去县城。”铃儿想了想,抬头看向叶骏,目光坚定,“二姐还在县城呢。”

    有人目睹了潘安浑身是血并且带着凶器离开了妙春堂,这便说明,即便凶手不是潘安。

    田羽升的死,也和潘大哥有关联。

    而二姐一直都住在县城的如家客栈。

    若是有人有心想要置潘大哥于死地,那么他们必然会调查到,二姐就是潘大哥的软肋。

    所以现在比起潘安的安危,铃儿更担心的人,是南宫嘉。

    诚如铃儿所料,当他们赶到如家客栈的时候,南宫嘉已经失踪了。

    “二姐应该还没出事。”铃儿看着桌子上那杯尚且冒着热气的茶,沉声说道,“叶骏哥哥,我们来迟了。”

    如家客栈里面的摆设,整齐划一。

    窗柩下面摆放着一张长方形的红木雕花桌子,可眼下那张桌子,有些奇怪。

    桌子歪了些,上面还有些新鲜血迹。

    “铃儿,我们先回酒肆。”

    叶骏猜想的果然没错,潘安早先一步来到了如家客栈,将南宫嘉带回了好再来酒肆。

    叶坤招待了他们。

    铃儿和叶骏赶回来的时候,叶坤正在给潘安处理伤口。

    “潘大哥,你怎么会受这么严重的伤?”看着他胸前那触目惊心的伤口,南宫嘉着急地落泪。

    “嘉儿别哭,我不疼。”潘安看着她,勉强挤出了一抹笑意。

    “这伤口,应该是刀伤吧?”叶坤将他身上的伤口处理好了,又将绷带绑好,然后好奇的问道,“潘兄弟,你到底是如何受的伤?”

    “是啊,潘大哥,为何外面人人都说是你杀了田馆长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南宫嘉看着他,目光焦灼的问道。。

    “嘉儿,你相信我吗?”潘安想了想,抬眸看向南宫嘉,语气坚定地说道,“我没有杀田馆长,杀他的人,是田谅。”

    [m.akshuba.com]高速首发

章节目录

农门福宝小媳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看书吧只为原作者亿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亿橙并收藏农门福宝小媳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