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shuba.com]高速首发    ?    三子道:李大人现在是平叛大元帅,当然要搬迁到大帅府了,噢,就是洛阳王原来在京城的王府,现在已经改成大元帅府了。

    说着,用手向放在桌子上的那卷圣旨一指:都写在圣旨上呢,李大人,噢,不,应该是李大元帅,李大元帅自己看吧。

    话罢,向李应龙躬身行了个礼告辞道:咱家告辞了。

    然后带着两个侍卫匆匆的走了出去,就像是再晚走一会儿就走不了了似的。

    等三子走了以后,张云芳来道李应龙的身旁兴奋的:应龙,谢谢你!

    闻言,李应龙奇怪的看了看她道:谢我干什么呀。

    张云芳道:我知道是你在太后的面前为我说好话了,皇上才封了我一品诰命夫人的。

    李应龙头一摇的:没这事,我从没有说你什么好话坏话的,可能就是太后喜欢你才让皇上封了你一个什么糕饼、煎饼夫人的吧。

    闻言,张夫人忙纠正:瞎说什么呢,那叫诰命,不是糕饼煎饼。

    话罢,扭头向张云芳高兴的:芳儿,娘我跟你爹这么多年,你爹也就做到了一个从一品,但娘我却只被皇上封了一个三品诰命,而女儿你跟应龙还不到一年就被皇上封了一个一品诰命夫人,女儿,这是多大的荣耀啊。

    张云芳一脸幸福感激之色的痴痴的看着李应龙。

    张大老爷好像是缓过劲来了,对李应龙道:应龙,你------你真的要带兵打仗了,要跟洛阳王的几十万叛军开战了,这-------这不是在开玩笑么。

    闻言,李应龙“嘻嘻”一笑的:是啊,就是个玩笑,或者说,就是一个游戏,干皮------那个什么的,不就是打个仗嘛,要那么的严肃干什么,嘻嘻哈哈,玩玩笑笑的,你打我,我打你的,这多好玩呀。

    张大老爷见李应龙把战争当成儿戏了,或者说是,当成游戏了,不由很是生气的道:你怎么-------你简直-------

    话还没说出来呢,就听从外面传进了一声喝喊:禀大人,寇相和杨元帅来访。

    李应龙忙道:请两位大人去议事厅,我马上过去。

    话罢,拔腿向外走去。

    寇相、杨六郎坐在议事大厅的两张椅子上说着话。

    李应龙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二人后嘻嘻一笑的喊:恭喜,恭喜啊。

    闻言,寇相瞪了他一眼道:坐大牢还要恭喜啊,骂我们的是不是。

    李应龙忙摆手:骂你们干什么呀,你们鬼门关上走了一趟,大难不死,有惊无险的又回来了,难道不值得恭喜么。

    寇相白了他一眼道:少说风凉话,那边凉快那边待着去啊。

    话罢,似又想到什么的问:对了,听说你被皇上封为平叛大元帅了,有这回事吗?

    闻言,李应龙点了一下头道:对,是有这么一回事,在二位来之前,三子公公把什么破圣旨给我送来了。

    话罢,做出一副突然明白了的样子:噢,我明白了,二位是来恭喜我升官的吧,欢迎,欢迎,礼物呢?

    闻言,寇相扭头向杨六郎一笑道:听到了没有,借机敲起咱们的竹杠来了。

    话罢,向李应龙道:呀,不好意思啊,我们二人今天来的太匆忙了,没来得及准备礼物,过后给你们补上如何?

    闻言,李应龙做出一副很失望的样子道:原来二位不是来恭贺本大元帅升官的,失望,太失望了啊。

    杨六郎道:我和寇相是来你这里了解李大元帅平叛大略的,还有我返回边关的事情。

    闻言,李应龙做出一副异疑的样子:平叛大略是我那老王八蛋师傅的事情,杨元帅回不回边关那是皇上的事情,你们来找我干什么?

    寇相向杨六郎道:看到了没有,咱没给他送礼就翻脸了,给你来个一推六二五,什么都不知道了。

    话罢,顿了顿,接着又道:你小子什么都不知道还当什么平叛大元帅啊,这不是误事么。

    李应龙一瞪眼:你以为我愿意做这个什么破元帅啊,那是他们硬塞给我的,要不我送给你如何?

    闻言,寇相忙摆手:不要,我可不要,当然了,也要不了,太大太沉了,我这把老骨头可是扛不起来的,还是你自己留着吧。

    李应龙立刻做出一副懊悔的样子道:我就知道这个破元帅不是个什么好东西,怎么样,往外送都没有人要吧,可见了鬼的是,我媳妇却把这东西当成宝了,听说了我当了什么元帅了,乐得不行了,这个败家娘们,真是个弱智白痴。

    就在这时,黑头佗一头闯了进来,向李应龙骂:你才弱智白痴呢吗,小王八蛋,人家都兵临城下了,你还在这里耍活宝,还要把元帅当成礼物往外送,你什么玩意啊。

    闻言,李应龙白了黑头佗一眼:你才是玩意呢,我愿意往外送你管得着么。

    黑头佗道:我就知道你小王八蛋白痴弱智不是一块做元帅的料,既然如此你干嘛要答应你皇太后娘,还有你的那个皇上弟弟接下了这个元帅呢,尿了吧,害怕了吧,这好办哪,你给我老人家跪下磕上九个响头,求我老人家给你想一个好办法把这事解决了。兴许我老人家看在你给我磕头的份上,心一软也就帮你这个忙,把这个元帅转让给哪个要饭的了。

    闻言,李应龙向黑头佗狠瞪了一眼骂:老王八蛋,你少来了,开个玩笑还当真了,不就是个元帅么,有什么呀,跟玩似的。

    黑头佗道:行了,行了,你小王八蛋就别在这里吹了,现在洛阳王的大军已在距离汴梁城十里的地方扎下大营了,大战在即,你到是拿出来个办法呀。

    李应龙嘻嘻一笑,用手在他的脑袋上一拍的:办法有的是,都在这里面装着呢,老王八蛋,你就等着瞧吧。

    闻言,寇相笑了,道:我就知道你小子不会没个谱,这下我们就放心了。

    杨六郎忙道:如此说来,在下回边关的事情李帅也做好安排了对不对?

    李应龙一笑的:那是当然了,不然我让你的部下孟良返回边关说你杨元帅带援军随后就到不是放空炮么。

    闻言,杨六郎高兴的:太谢谢了,李帅,你能拨给我多少军队?

    李应龙一笑的问:杨帅想要多少军队?

    杨六郎稍思索了一下道:现在是非常时期,保卫京都要紧,就拨给我一万军队如何?

    李应龙一笑的:一万军队怎么够,我拨给你五万军队带去边关怎么样?

    闻言,杨六郎很是吃惊的:五万,太好了,不过,你能从汴京抽出这么多的军队给我带走吗?

    李应龙一笑的:不用抽,现成的。

    说着,用手向黑头佗一指:我让老王八蛋把洛阳北大营的那五万军队带回了京城,这五万军队就拨给你用了。

    闻言,黑头佗骂道:你小王八蛋还挺有心机的呢,原来早就布下了这步棋了呀。

    李应龙一瞪眼道:干皮奶奶的,没点儿心机其不要让你老王八蛋把我给卖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五万军队还真就不是事先为杨元帅准备的,是疯婆子从洛阳救包拯和她娘的时候为了接应疯婆子从洛阳北大营调出来的,后来又随你老王八蛋撤回了京城,这次正好用上了。

    闻言,杨六郎惊喜的:这太好了,那就请李帅给我一支调兵令箭,我这就去军营找王统领调兵赶赴边关。

    闻言,李应龙一愣道:我那有那个东西啊。

    寇相道:皇上没有给你拨下帅府么,令箭应该是在帅府的白虎堂中。

    李应龙道:帅府到是给我了,就是原来的洛阳王在京城的洛阳王府,怎么,帅府里面还有什么调兵的令箭吗?

    话罢,手一挥对二人又道:杨帅,寇相,走,我们去帅府看看去,是不是有那个东西,有的话,就给杨帅一支两支的。

    闻言,杨六郎忙摆手:用不了那么多,一支就够了,—支就够了。

    寇相一副震惊的样子:我的天,你把调兵令箭当糖葫芦了,一送就是两支。

    别说,还真就是那样的,那什么调兵令箭在李应龙的眼里跟糖葫芦真的没什么区别。

    夏侯英兰在屋中的地上来回的走着,思考着事情。

    突然,房门被人从外面敲响了,接着从外面传进来一个女人的话语:禀教主,蒋太平分舵主来了,现等在客厅中。

    闻言,夏侯英兰忙向外道:让蒋分舵主在客厅稍等,我就过去。

    女人道:是,教主。

    蒋太平坐在客厅桌旁的一张椅子上,房门一开,一身红装的夏侯英兰走了进来。

    蒋太平忙从椅子上站起向夏侯英兰施礼:参见教主!

    夏侯英兰挥了挥手:蒋分舵主不必多礼,坐下说话。

    蒋太平道:谢教主。

    话罢,又坐回到了椅子上。

    夏侯英兰则坐在了他对面的一张椅子上,侍女端着一只摆放了两碗茶的托盘走了进来,在每人的面前摆放了一碗后又躬身退了出去。

    夏侯英兰端起那碗茶来向蒋太平道:蒋分舵主,喝茶。

    她先掀开茶碗上的盖子吹了吹喝了一口,蒋太平也喝了一口,然后二人把茶碗又放回到了桌子上。

    夏侯英兰问:蒋分舵主,这几日京城中可有什么事情发生吗?

    蒋太平忙道:禀教主,宫中出了一件大事,右丞相王钦,侍卫大总管周进被皇上给抓起来关进了天牢之中。

    闻言,夏侯英兰一惊道:王相被皇上抓起来了,为什么?

    蒋太平道:据我分舵在宫中的卧底说,昨天晚上王钦和周进要劫持皇上和皇太后到大辽国去,但是却被那个叫李应龙人发现给救了,由于救驾有功,哪个姓李的已被皇上封为平叛大元帅了。

    闻言,夏侯英兰又是一惊的骂:混账,这个王钦想干什么,另搞一套啊,真是白痴加弱智。

    话罢,稍思索了一下,然后从椅子上站起向蒋分舵主道:我有点事情要去办,你自便。

    然后,像火烧腚似的,转身迈步急匆匆的向外走去。

    [m.akshuba.com]高速首发

章节目录

无品大知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看书吧只为原作者东方奇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方奇龙并收藏无品大知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