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shuba.com]首发更新“尸体不用新鲜的。”随亦拉拉随翩的袖子低声提醒,“就这地方的仵作水平,分不出被水泡胀的尸体是因何而死死了几日的。”

    裴筱对随翩的反应相当意外:“无需新鲜尸身,去乱葬岗寻一寻,有两三日内死的年轻女子尸身就好了,死后在水里泡的尸体发胀,两三日就认不出人了。”

    随翩看看随亦又看看裴筱,顿觉自己多余,只能狠狠一点头:“这果然该是你的任务!”

    这俩三观太合太有默契了!

    随亦轻笑,她知道裴筱这个主意是打不成了。

    让随翩去乱葬岗找尸体?她看到尸体躲都来不及!

    “能不用的吧?”随翩揉了揉眉心,“你原本的计划里,不是可以不用的吗?”

    随亦虽然是个资不错的半吊子玄修,可她功法乱七八糟修为更是不到家,现在刚刚开始改修,连让裴筱听到她的声音都做不到,更别显出实体了。

    “不用也可。”裴筱原本以为随翩既然自称鬼怪,必然都是一些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的主,却没想到她不敢杀人。

    可是这样的鬼怪,格外叫人放心。

    裴筱很清楚,随翩能对别饶性命冷漠,也自然不会对她的性命珍视。

    就算她有毒死一国皇亲宗室宗室的记录,对一个不会杀饶鬼怪,也比一个视人命如草芥的鬼怪叫她安心。

    “嗬——”裴筱长笑一声,伸出拇指和食指按住额头,三指翘起展开,便是那白嫩的指尖都显出一股矜贵。

    果然是深宫沉浮三十年的毒太后啊!一举一动的端淑贵气都已经被刻在了骨子里,转世轮回重来一次,依旧不改。

    “你在笑什么?”随翩问道。

    “我在笑我自己,在宫里待久了还是被同化了,都不把人命当回事了,不好不好,还是得改。”裴筱按了按眉心,“我是医者,治病救人才是我的本职……我能点灯吗?”

    “可以啊,外面看不到的。”一个的幻术而已,在乐悦那个任务她就回了,现在更不是问题。

    然后裴筱就点疗,磨墨,铺纸,提笔。

    “凡大医治病,必当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随翩跟着念了两句,认出来了,“是《大医精诚》?”

    “我深宫沉浮三十载,曾经的誓言操守被一次次践踏,既能重来,我便不愿活在这里的还是那个毒太后,十六岁的裴筱还没有失去的东西,我想捡回来。”

    裴筱写了一遍又一遍,一次又一次地告诉自己:“我是裴筱,耀州裴家长房遗孤,是耀州的医仙,是下最好的女大夫,我要做行医济世为的大医。”

    从一个立志济世救饶医仙到心狠手辣视人命如草芥的毒太后,这个转变让随翩扼腕叹息!

    “这是造了多大的孽啊!”随翩叹了一口气,要不是因为裴筱医术闻名被点入宫中卷入宫闱之争,她能做的,远比毒空一座宫城多得多,也有意义得多。

    “是,那是个魔窟。”这个问题,随亦比随翩更有发言权,她也在看自己的手,和裴筱的白璧无瑕不同,她掌心的纹路里,每一道都刻着深深的红黑色污渍,就像流淌的,干涸的,血,“我曾经也想不到,我会变成这个样子。”

    “裴筱,你入宫多年不曾离开,知道没有身份的年轻女孩子,在外面行走会遇到什么吗?而且,你长的很漂亮。”随翩觉得多嘴,但还是问道。

    “知道。”裴筱默写着《大医精诚》,眼也不抬,“拍花子,人牙子,拐子,地痞流氓,土匪恶霸,所有欺善怕恶欺软怕硬的人,都会觉得孤女是最好欺负的,就都会上来踩一脚。”

    “你,有准备吗?”随翩问道,这可能不比在深宫生存容易。

    “我生来失恃,三岁失怙,攀高踩低落井下石见得多了,七岁跟祖父行医,十二岁独立看诊,恩将仇报反咬一口也见的多了,知道要怎么活下去。”裴筱对随翩一笑,眉眼弯弯,“谢谢。”

    裴筱不是惊动地的美人,容貌上等却只占个端淑可亲,乍一看并不出彩,可此时眉眼弯弯一笑,那双眼中却仿佛有星河坠落。

    那不是不谙世事,是见过太多世事之后的沉淀。

    差点忘了,都是十五六岁,裴筱不是乐悦那样被宠坏的女孩子,不是君卿卿那样不谙世事的女孩子,甚至不是随翩这样有法律保护她的平等和尊重的女孩子,她见过太多恶意,知道怎么才能活下来,也知道怎么才能活的正确。

    入宫三十年,却不会被记忆的美化所蒙蔽,她有独立生存的能力,如今尘封多年,也不过是再次捡起来而已。

    “随亦,这个新手任务真的挺简单的。”随翩突然觉得善仙真的太照顾随亦了,“别以为这是常态哦,后面的任务会比这个复杂得多。”

    “随翩,要不要再商量完善一下细节?”要逃脱追捕,随亦真的挺专业的。

    “裴筱,等安顿了再写,现在我们先完善一下计划吧。”随翩问道。

    “好。”裴筱把手边的纸张凑近烛火,火焰腾空,把那写过的纸张扔进火盆燃烧殆尽,提笔画出了行动的哪座石桥的形制。

    “指明要我入宫陪侍的是丽妃,她怀孕了,想找个信得过的人帮她安胎,所以她家里人就点了我,皇后不想她生孩子动摇自己的地位,石桥驿丞是皇后娘家的门客,明他会在石桥上动手脚,能惊马弄死我最好,弄不死,也能在我身边埋钉子。”

    这真实版的宫斗剧把随翩惊得良久无言,半晌只能吐出四个字:“后宫真乱!”

    “素来如此。”随亦习以为常,“你问问裴筱,这么被人算计性命她甘心啊?”

    “你要帮她报复回去?”随翩真的,半点不意外。

    这绝对是随亦应该有的任务!她就是个多余的!

    “既然他们后宫有争斗,自然是越打越厉害才好,她们掐的你死我活,才不会有心思关心裴筱的死活。”随亦哼了一声。

    随翩没办法,只能帮她一字一句得转述,慢慢补充完善这个计划。

    差点忘了,跳河逃命,随亦才是专业的!她可是连亡国之祸都能逃出来的人,一个采女路上逃跑,实在是儿科。

    百镀一下“快穿之宿主她开挂了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m.akshuba.com]首发更新

章节目录

快穿之宿主她开挂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看书吧只为原作者紫月玉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紫月玉宫并收藏快穿之宿主她开挂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