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shuba.com]首发更新

    途中他看漏了一步棋,还误以为自己能继续攻击对方,当时根本没注意到人家隐伏着吃掉自己六子棋筋的杀招。

    幸亏一旁一个不认识的棋友无意中提醒了一句,他才“幸免于难”。

    单纯从内容上说,算是他应该赢;但从过程上说,他却很可能会输的。

    当时他赢了之后,二人照例复盘很久,王志刚焦虑地反复研究,试图找出自己哪些棋是有问题的,具体败因是什么。

    限于水平,二人的研究价值未必高,结论更不一定准确;唯可肯定的是钻研的态度。

    回去之后,李铁如因而信心暴增;他认为那盘棋基本是完胜。

    虽然赢得很少,但对方并没有明显取胜机会。

    这里又要说到心性。

    如果此刻他不觉得如何,只认为是普普通通赢了一盘棋,那么他的境界就高出一筹;现在他实际上是非常高兴,觉得自己已经不比王志刚差,这样的眼界就低了一截。

    要知道,热身赛与正式比赛是有区别的,仅具有很一般的参考价值。

    另外,平时下棋,他的心态如何,人家的心态怎样?

    正式比赛时,还能都一样吗?

    正经是,他此际主动“自觉”背起了夺冠的大包袱;人家王志刚呢,第一盘棋不该输的已经输掉了,变成了光脚的,不怕他这个穿鞋的!

    还有,疙瘩很晚才回去睡觉;大概是后半夜,把李铁如也惊醒了,而且絮絮叨叨地又聊天许久才睡;所以,李铁如休息的并不好。

    关键性的对决,李铁如居然没发挥出正常水平,糊里糊涂地就输了。

    假设他能赢,他还真的就占据了夺冠有利位置;可惜,现在就把主动权交了出去。

    王志刚本轮如果输掉,夺冠基本就不可能有希望,只能退而求其次,去争取第二名、第三名和第四名这三个名次。

    事实上,他把握住了机会,使自己保持住了希望。

    假如他后面全胜,夺冠希望还在,而且还很大。

    第五轮,李铁如又与疙瘩不期而遇。

    早些年,疙瘩是李铁如的苦手。

    后来李铁如超过了对方,却还是感觉对方很难对付。

    这盘棋,李铁如猜到自己不擅长的黑棋。

    进程是一波三折,最后李铁如险险胜了一目半。

    中盘时,疙瘩的白棋过于无理,大龙看起来非常危险。

    局中李铁如太贪心了,想全部歼灭对方。

    其实他只需要截断对方尾巴,就已经足够大获全胜了。

    实战他误算了,对方全体逃之夭夭,形势变得很不明朗。

    最后收小官子时,李铁如知道自己很可能要输半目,硬着头皮一路强行挡住白棋。

    现在,白棋完全可以断打,形成很重的大劫,而白棋劫材有利。

    李铁如是被逼无奈,他数清楚了,退一手局部安全,但一定会输半目;挡住打劫,也是凶多吉少......

    万万没想到,疙瘩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没敢打劫,而是选择委屈地自己先粘上?

    李铁如喜出望外,赶紧自己也接上二路断点。

    结果,黑棋凭借此处占到二目便宜,惊险地赢了一目半。

    黑棋堪堪一百八十五子。

    疙瘩足足数棋数了三遍,最终才相信自己恰好输半目这个事实。

    他不可思议地追问李铁如:“你就那么自信,知道自己正好是盘面八目吗?”

    小官子阶段,手数还很长,其间变化也不少。

    李铁如不好意思直截了当地说明白,只好含糊其辞地回答:“我也是没办法,前面下得太差,太贪心;其实杀白棋尾巴就好了。”

    俩人下得不算快,也不算慢;结束时只有十余人结束了本轮比赛。

    随后就是复盘,重点研究了中盘时的黑棋攻杀的种种变化;结论很简单,黑棋没必要追求全部歼灭白棋,随便杀一部分或者占一些便宜,就能保持优势。

    研究完毕,起身再看时,赛场已经是空荡荡的;只有一桌仍在继续艰苦战斗中。

    二人赶忙过去观看,王志刚正在苦斗李铁志。

    不经意间,第五轮两位大热门就已经狭路相逢。

    李铁如和疙瘩凑近观战,正好看见,局面看起来,只是进行到一百多手棋。

    中盘战斗应该结束了。

    李铁志的白棋刚刚落下一手棋,是二路尖;希望黑棋随后挡住,然后白棋先手扳粘。

    此刻王志刚没有急于落子,而是开始长考。

    其实,很可能是在数目判断形势,然后决定随后的收大官子的整体方案。

    疙瘩看着着急,拉着李铁如退后一步,低声嘀咕:“这棋不挡住还能走什么?这有什么值得想的?”

    李铁如不同意他的想法,解释说:“他也许想完了还是挡住,也许不一定挡住。”

    刚说完,王志刚下了一手棋。

    二人连忙回头去看,疙瘩意外地看到,王志刚居然真的没挡住,走什么了呢?

    他大惑不解地到处寻找。

    好久也没找到,见王铁志继续走一路先手,“仙鹤大伸腿”。

    仙鹤大伸腿是围棋术语,也称“大伸腿“。

    一方在原有二路子的基础上,朝对方阵营的一路上大飞一着收官,人们戏称为“仙鹤伸腿“。因棋形细长,与鹤腿相似,故名。

    根据场合不同,同样这步棋,价值并不一样;有的是先手八目,有的是先手六七目。

    疙瘩急眼了,拉着李铁如退后嘀咕:“王志刚这棋肯定输了。”

    他也是替李铁如着急,特别希望王志刚战胜李铁志。

    真要是那样的话,理论上对李铁如夺冠更有利一点。

    实际上,李铁志赢王志刚,情况也是差不多的。

    李铁如纳闷地低声说:“还没数清楚呢,怎见得李志刚就输了?”

    疙瘩理所当然地说:“人家二路尖,他都敢不挡住,被人家又一个先手大伸腿,一下子亏了十多目啊!我都不知道他瞎走了一步什么,找了半天都没找到。”

    李铁如说:“人家走的是中腹枷吃白棋一子棋筋,价值也非常大,而且极其厚实。”

    言外之意,黑棋的选择未必亏损。

    [m.akshuba.com]首发更新

章节目录

承德围棋故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看书吧只为原作者麻烦大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麻烦大了并收藏承德围棋故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