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shuba.com]首发更新

    此内容boshisw首发    ,

    地藏秘境开启的消息,像是山崩海啸般,一下子传遍了整个天下。

    而更劲爆的是,大夏镇北王之孙,罗鸿开启了地藏秘境,并且规定二品之上的修士,不得入内,这消息传开,天下更是哗然。

    天下间,能够修行到一品的高手,终究是少数,因而,许多人在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原本对秘境不抱希望的一些二品高手,顿时纷纷兴奋万分,赶赴往地藏秘境。

    自古以来,像这等级别的秘境,从来都是被一品高手所掌控,成为一品高手获得机缘的地方,除非是各大王朝地榜前十的绝世天骄,否则,在那秘境中,只能吃一品高手留下的残羹剩菜,很难获得太多的机缘。

    而这一次……不一样了,绝对不一样了。

    罗鸿得佛子首肯,定下了规矩。

    一品不得入,二品及以下的修士,必须要完成足够的敲钟数方能进入。

    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想要入这地藏秘境,必须要有足够的天赋,没有天赋,敲不动万佛钟,就乖乖的在秘境外等候着吧。

    一时间,整个天下风起云涌。

    二品高手,从四面八方不断的汇聚而来,无量山下,二品高手的数量,几乎达到一个骇然的程度。

    各大王朝的玄榜,地榜修士,几乎来了半数。

    因为,如今这地藏秘境,或许会成为一个天才狂欢之地,就因为罗鸿的这么一个规矩的设定。

    这一日,无量山上,万佛钟前,悠悠钟声响彻不绝。

    有人完成敲钟数量,飘然而入。

    有人达不到敲钟数量,遗憾万分。

    能入秘境的皆是天才。

    而所有人都知道,地藏秘境中……势必会卷起千堆雪。

    至于开启地藏秘境的罗鸿,许多人都是摇头叹息。

    此子为众人开启了一个天大的机缘,但是,能敲钟八十一响,此子的妖孽天赋苍天可见,连佛祖可能都承认了。

    先不说邪佛子,吴天等这些与罗鸿有仇有怨之辈。

    就单单与大夏关系不太好的金帐王庭,不少天榜胡人一品,就特意叮嘱王庭中的地榜天骄,入了秘境,找到机会,一定要杀罗鸿。

    至于大周,大楚两大王朝,或许态度会缓和些,但是,应该也不愿坐视一位绝世妖孽的崛起。

    敲钟八十一响,望川寺千年所唯有之况!

    而望川寺外。

    强横的气息不断的交织,一位又一位的一品高手汇聚着。

    地藏秘境……这算是天下一等一的秘境了,能够比地藏秘境更强的,也就稷下学宫的学海秘境,以及昆仑仙宫的“仙墓”秘境,至于三大王朝的皇朝秘境,以及龙虎山的“天师”秘境,与之相比,都差上许多。

    因而,这样一个顶级秘境的开启,这本该是属于一品修士的狂欢,可是因为罗鸿一个规矩,他们这些一品就只能在外面看着。

    这让不少一品其实心中有怒,可是强闯却又不太敢,毕竟,望川寺作为数千年的古刹,底蕴不是一品能够挑衅的。

    因而,诸多强者,只能盯着秘境,希望定出这等规矩的罗鸿在秘境中被人活活打死。

    那样的话,或许……望川寺佛首会更改规矩,可以让一品踏入。

    而在地藏秘境开启不久。

    袁瞎子,赵星河和司徒薇三位一品联袂降临。

    可是,周围阴恻恻的目光,让三位一品莫名的有些心寒。

    罗鸿定下的规矩,让他们错愕无比。

    袁瞎子虽然看不见,但是,也能想象的出来,此时此刻,周围的一位位高手看着他们的目光,是有多么的咬牙切齿。

    他作为罗鸿的护道者,袁瞎子担心,他现在溜出去,怕是会被一大堆一品套上麻袋,活活打死。

    艹,做护道者,好难!

    袁瞎子莫名心累,握着竹杖的手,手心中不知不觉汗水密布。

    赵星河与司徒薇还好,他们毕竟不是罗鸿的确定的护道者,所以,大家更多的还是盯着袁瞎子。

    他们尽管不适,但是保持淡定就好。

    这儿毕竟是无量山,佛门圣地,这一群一品,不至于当着佛祖的面,围殴他们吧?

    ……

    罗鸿入了地藏秘境。

    对于这个引起天下震动的秘境,罗鸿其实了解的并不多,在他看来,或许是和上一次的天机秘境差不多的地方吧。

    秘境,天地元气浓郁,乃是修行的绝好场所。

    所以,罗鸿在见七伯之前,入个秘境,倒是也没有太抗拒。

    毕竟,入秘境,罗鸿也是有经验的。

    上次,他在天机秘境中如鱼得水,这一次,实力提升,修为不弱四品,罗鸿觉得更轻松。

    而且,因为他定下的规矩,一品不得入,秘境中,最高也就二品。

    如今的罗鸿,面对二品或许吃力,但是……保命没问题。

    入了谛听雕像的嘴巴,就如当初踏过星幕一般。

    可是,一股死寂陡然笼罩罗鸿的心头,那佛山之巅,演武场上的喧嚣,像是刹那间与世隔离,被彻底的隔绝。

    一丁点声音都听不见。

    罗鸿不断的往黑暗中行走,很快,罗鸿发现眼前清明了许多。

    幽绿色的火焰在燃烧,照亮了前行的路。

    前面其实没有路了,有的只是阶梯,宽阔无比,罗鸿往阶梯两侧看,却是根本看不到尽头。

    这阶梯不断的往下蔓延,像是漫入地狱深处似的。

    隐隐有森寒的气息从中喷吐而出,让罗鸿浑身汗毛倒竖。

    罗鸿顺着冰冷的黑色石梯,往下走了许久。

    终于,前面没路了。

    罗鸿扭头,在最后一块阶梯上,有块黑色石碑耸立着。

    石碑之上,有血淋淋的字写在其上。

    “秦广城界。”

    秦广城?

    秦广王?十殿阎罗?

    罗鸿眉头微蹙,对于十殿阎罗,罗鸿还是了解一些的。

    看着前面的一片漆黑,深吸一口气,迈步而出,下一刻,仿佛坠入无边深渊,有诡异的气息在释放着。

    那是一种碰触尸体时候的冰冷感觉,像是亡灵在你面前喷吐着口气。

    是死亡的气息。

    当双脚踩踏在实地,罗鸿睁开了眼,他发现自己身处一座巍峨的城池之前,那是何等伟岸恢弘的城池,就算是罗鸿见过的最大的江陵府城,与之相比,也不过是小巫见大巫。

    仿佛横亘在无尽的天地之间,镇压着一方世界。

    在城池之下,罗鸿仿佛可以看到无穷无尽的亡灵在哀嚎着。

    罗鸿观望,城墙无边无际,而许许多多的城门,浮现在城楼之下,那城门开启,有一道道迷茫的身影在往城中行走。

    浩浩荡荡,宛若无尽的洪流。

    罗鸿看着这些黑影,不禁打了个寒颤。

    天机秘境也有古城,但是,那古城并不会给人这种阴寒的感觉,仿佛自己真的置身于地狱似的。

    “二师兄曾说过,秘境是强大修士死后的精气神所化,越强大的秘境,死者身前越强。”

    “所以这一切都是虚妄,不应该是真的,但是这地藏秘境……好可怕,到底是何等存在,死后方能化地藏秘境?”

    罗鸿深吸一口气,心头有些惊叹。

    “秦广城。”

    罗鸿深吸一口气,望着古老城池上巨大的文字,那文字看不懂,但是仿佛镌刻在灵魂深处,让人懂得阅读。

    就在罗鸿感慨着这座城池伟岸的时候。

    丹田中,圣人虚影突然睁眼,发出了急迫的警示。

    罗鸿心头一跳,这意味着有可怕的危机降临。

    罗鸿回首,却发现有黑暗开始从地平线的尽头,宛若潮汐一般,飞速的吞没而来,而圣人虚影警示的便是这黑暗。

    “人族,不想死就入城,那是黑暗潮汐,唯有亡灵能在其中徜徉,生人被潮汐笼罩,死气将会磨灭元气与气血,吞没一切,剥夺生机,化作死灵。”

    在秦广城的中央城门前,有一位佝偻着背的老迈老妪提着一个散发着幽绿光芒灯笼,老迈无比,皮肤宛若万年老树皮,布满了老人斑,死气沉沉。

    话语声,正是从那老妪的口中传来。

    罗鸿一怔,看向这老妪。

    身后,黑暗无声无息的飞速覆盖而来,圣人警示也越发的急促。

    “你是谁?”

    罗鸿凝眸,这秘境中……有活人?

    不,应该称之为生灵跟更合适。

    这老人,耳朵尖锐,眼珠子亦是十分诡异,似乎并不是人族。

    这还是罗鸿第一次见到非人存在。

    之前那天机秘境的古城中,一个人影都没有,天地元气浓郁,乃是天生的修行之地。

    但是……

    这地藏秘境,太诡异,太古怪了。

    天地元气有,而且无比的浓郁,但是,罗鸿发现,那黑暗潮汐席卷而来之后,那些生机勃勃的天地元气变了,变成了一股股激荡的死灵之气。

    这特么是个屁的修行秘境啊。

    罗鸿脚下陡然用力,朝着城门飞速掠去。

    “你可以叫我鬼婆……”

    “入城……交付入城费。”

    老妪咧嘴,沙哑而阴森的笑道。

    罗鸿也不知道如何交付入城费,却见老妪手中的幽绿色灯笼一亮,尔后,罗鸿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

    灯笼竟是直接出现在他了精神世界,要吸走他三分之一的精神之力,甚至有幽绿光芒要充斥他的精神世界。

    罗鸿泥丸宫中,邪神虚影睁开了眼。

    顿时大怒。

    “敢在祗的地盘中放肆?!”

    轰!

    邪神虚影抬起手,猛地抓出,那灯笼直接被捏爆,罗鸿本来要被牵引走的精神之力,便恢复了平静。

    与此同时。

    罗鸿怀里,金光闪烁,人皮册子亮了一下光泽之后,便重新恢复平静。

    古老城池上,“秦广城”三字微微一颤。

    地藏秘境深处。

    一朵黑色莲台之上,一道白衣如雪的倩影安静盘坐其上,手捏佛印,徐徐睁眼。

    嘴唇朱红,眉眼如丝,若是铺上三千青丝,那便是天上人间皆绝色。

    这是一位光头女僧,似一尊菩萨,但是哪怕是这等发型,依旧难以让女僧的容颜拥有任何的瑕疵。

    女僧目光望出,仿佛有一道光,透过一层,两层……十八层,直落坐落第一层的古城城前的罗鸿身影。

    目光中流露出些许茫然,尔后,嘴角绽放一朵灿烂酒窝,整个黑暗空间都亮了几分,尔后,黑暗再临,便再度重新闭眼。

    罗鸿自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只感觉,丹田中的圣人虚影不再警示,而罗鸿也成功入了城。

    那位提绿油油灯笼的老妪则是有些茫然。

    这入城的人族好像没有交过路费……

    好像……白嫖了她?

    可是,未曾交付入城费怎么进入的了城池?

    老妪有些发懵。

    或许,应该是交了吧?

    看着罗鸿消失的身影,老妪转身,看着那古城前浮现出的一道道身影,继续阴恻恻的笑了起来,罢了,不去想那小虾米,反正接下来,是丰收的日子。

    ……

    罗鸿率先入城。

    城内无比的宽阔,巨大的一条黑石铺就的主干道上,无数的身影在摇摇晃晃,不得不说,这城池……还挺热闹的。

    只不过,那些摇晃身躯的身影,都很模糊。

    这些都是死灵!

    与罗鸿的邪影有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罗鸿召唤的邪影是影子,而这些……是真的死鬼。

    城中有密密麻麻的屋子,一排排的屋子整齐方正的布置排列着。

    在每一间屋子的上方,都有一尊笼罩在绿色光芒中的佛像。

    佛像本是圣洁庄严之物,但是,这些绿色佛像,却显得有几分诡异。

    “罗鸿……”

    忽然,罗鸿听得身后,有人呼喊他的名字。

    罗鸿转身,一道道身影飞速掠入城中。

    很多罗鸿都认不得,但是,这些入城之人,气息都非常的强大。

    二品!

    好多二品!

    而二品之后,则是一些罗鸿认识的熟人,萧二七和吴媚娘亦是在人群中。

    “老罗!”

    入城的一群人,皆是看到了罗鸿。

    有磅礴杀机涌动,因为这些二品高手中,有金帐王庭的胡人高手,亦是有太子夏极派遣的高手。

    不过,出乎罗鸿意料的是,这些强者皆是没有出手杀他,反而各自飞速掠出,化作一道黑芒,朝着那一排排的屋子飞速的掠去。

    甚至还有二品高手为争夺屋子,而出手交锋!

    罗鸿微微有些发懵,这些人……作甚?!

    萧二七和吴媚娘飞速掠来,见得罗鸿还在发呆,有几分着急道:“老罗,还不快找一间有佛像镇压的屋子!”

    罗鸿眉宇一挑:“咋了?”

    “为何要找屋子?那些进入了屋子,头顶一尊绿油油的佛像……让我有点不太习惯。”

    萧二七闻言,差点无语的笑出来:“入城时我们交付了入城费,那是被牵引走了精神种子,取而代之的是死灵之气,我们现在得找一间屋子压制死灵之气,否则……死灵之气一旦壮大,便会吞噬我们的血肉,将我们化作地藏亡灵!而且,黑暗潮汐一旦降临,城中亡灵复苏,躲入佛像坐镇的屋子里,也能保得安全。”

    “你开启地藏秘境,不了解地藏秘境的规则吗?”

    罗鸿微微一怔,秘境规则,他还真没了解过。

    “我也是不小心就敲了八十一声钟响,一不下心就开了秘境,来不及了解。”

    罗鸿道。

    至于……死灵之气?

    有吗?

    为啥我什么都没感觉到?

    总感觉你在骗我,但是我没有证据。

    萧二七听了罗鸿的话,顿感一脸沧桑。

    咱都这么熟了,还要与我装。

    能不能好好的说人话?

    你个孽畜,你开启个地藏秘境,天下都因你而轰动了!

    结果你说你是一不小心开启的。

    而看罗鸿的样子,就知道罗鸿是真的没有了解过地藏秘境的规则。

    感受着体内越发壮大的死灵之气,萧二七却也不废话:“老罗,反正你找屋子躲着就是了,而且,这段时间,你少冒头,在屋子里躲着,没人能杀你。”

    “邪佛子,吴天,还有金帐王庭的不少地榜强者都要杀你,你小心为妙,我先走了,我体内死灵之气开始肆虐,我快……憋不住了。”

    “回聊!”

    萧二七话语如连珠,尔后,头也不回的狂奔而出,对着一排的屋子,不断的拍门。

    着急的就像是上厕所拍茅厕的门,然而,每个茅厕都有人时候,气的跳脚的样子。

    “艹!”

    “都有人了?!”

    “一群孽畜!”

    萧二七破口大骂,声音渐渐远去。

    罗鸿伫立在原地,陷入了沉思。

    萧二七的到来,给他带来了不少的消息。

    有人要杀他?

    罗鸿预料到,却没有太意外,但是,萧二七道出的名字,却是让罗鸿颇为惊诧。

    “吴天?吴青山的儿子?”

    “还有……邪佛子是谁?邪佛……大号充电宝?”罗鸿眉宇微微一挑,忽然有些兴奋起来。

    蓦地,罗鸿心头所感。

    抬起头,看向了秦广城的城门方向。

    那儿……

    一道背负着剑匣的,手臂上缠着黑色布带的青年,冷冷的看着他。

    交织的杀机,在这一刻不断的凝聚。

    古城主干道之上,骤然变得肃杀。

    “罗鸿?”

    “我,大楚,吴家吴天。”

    青年看着罗鸿,淡淡道。

    话语虽平淡,杀机却是冲霄。

    “今日为我父亲头七,无以为祭,便以你人头来祭奠。”

    吴天道。

    目的简单干脆,不遮遮掩掩。

    话语落下,古城主干道之上,骤然杀机凛冽,无数剑气,似漫天飞雨,从窸窸窣窣,到暴雨倾覆!

    s:新的一个月,求新鲜出炉的月票哇,求推荐票哇~</p>

    [m.akshuba.com]首发更新

章节目录

公子实在太正义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看书吧只为原作者李鸿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鸿天并收藏公子实在太正义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