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shuba.com]高速首发    一共三页纸张的非正式命令算是将龙庆之前的一系列安排和事件全部梳理清楚了。特质的牛皮纸,不仅给阅读的人带来一种莫名地安全感和信任感,也在文字处从一个侧面给洛家交底。

    但信件末尾提及的机械和天空军队,让叶古着实感到震惊。

    “天空军队?信上说要由你们带领机械进入帝都组建天空军队,还是世界上第一支?”

    “没错。刚看到信件的时候我也感到很惊讶,没想到帝都对技术的重视已经到了这一步。看来,现下的帝国,在龙族的影响之下,已经越发与他们相似了。”洛恒起身说道。

    “这算是一种交易吗?以技术和忠诚换取权力。那帝国丞相大人,你这是准备接受了吗?”叶古上前紧张道。

    不知是天气原因,还是其他,叶古的额头,不自觉之间已冒出几颗豆大的汗珠。在这个不怎么通气,没有多少窗户的军事所二楼空间之中,他地这一情况有增无减。

    面对叶古的质问,洛恒只是眼中划过了一丝不舍,接着,嘴角的苦笑,也难以掩盖他的无奈。

    似乎也是感受到军事所之中沉闷与炎热,洛恒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向了最边缘的一角,将本无法紧扣的窗户彻底打开。

    一丝轻微凉意袭来,为在场所有人带来了本不属于这个炎热季节的缓和。

    背对着叶古,洛恒淡淡地回答道:“我们都只是帝国这个巨大棋盘的棋子。即便我们不像西式象棋那般王、后、相、马和车那般主次明确,层级清楚。但仅仅黑白两色的变幻之间,我们也并不能控制自己是对杀的关键,还是为了大局而遗留的弃子。你知道今天早上的两道命令,都是以什么形式传递到南都的吗?”

    “我倒是愿意听听,不过在听完这个之后,我更感兴趣的是你说的棋盘和棋子。”

    说着叶古就要直接坐在一旁空闲的座椅之上,但略微思索一番之后,他还是抬起了已半弯曲的腰股,站立在洛恒背后。

    显然,任何人都对地位有着天然的分别。

    “帝都到来的正式命令,是由皇帝身边的卫队护送下传达南都。但非正式命令,则是由帝国二十位通信魔源师合力所下达。这是帝国百年之前流行过的形式,现下并不常见。”

    “我从未听说过。”

    “那是自然,就连我也只是在帝国古籍之中见过。”洛恒转身道。

    “具体怎么合力下达?我很好奇。”叶古继续问道。

    然而,洛恒并未立即回答叶古,而是将视线从他身上移开,转而向庞大的空间四周环视。

    似乎,这里站立的人太多,并不见得是什么好事。

    “洛七、洛思洁和洛龙明留在这里,其他人通知军事所的所有人,今天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在军事所停留。否则,按照帝国叛国法令论处。”洛恒以与往日不相符的威严与严厉命令道。

    “是!”回答的声音参差不齐,但好歹都多少带着点响亮。

    但叶古并未离去,即便是在南都,洛恒的命令并无法指挥到他。

    随着庞杂的脚步声过后,一声沉重的关门声响,宣告着热闹的终结。

    此刻,军事所二楼之中,仅剩下四人。

    这四人,将在这个特殊重要时刻,对帝国未来产生深远影响。

    眼见周边人全部离开,洛恒再次迈着沉重步伐,缓步走向庞大房间最中央的专有宝座之上。

    这座位,在平时便是属于洛恒一人所有,在军事所这个南都重地,名义上已成为帝国丞相的他,更没有理由拒绝这个。

    “你刚才说合力下达对吧。你知道吗?这二十个通信魔源师原本是分散在帝国四府十省各地。”洛恒说道。

    “这么分散怎么合力?”叶古不解道。

    “魔源力这东西,本身就很神奇。对于魔源师来说,他们的魔源力总是相同的。五大基础,外带两个上级,就是魔源力的结构。当帝都发布出一道命令之后,首先会由帝都的魔源师使用圣器将其传递出去,接着,二十位魔源师同时使用各自圣器接受命令。之后,他们将各自收到的命令尽数记录下来,再同时传递给目标地点的魔源师。而即便二十种命令中有细微差别,但只要一半以上命令不出问题,所有的命令传递便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真是一种周密的设置。如果一两道命令被截获修改,并不会影响大体的传递。真是一种智慧。”叶古赞叹道。

    “可你知道吗?这二十个临时找来的魔源师,此刻全部都在帝都。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个,都在帝都中属于顶尖。”洛恒说着,双眼中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恐惧,一闪而过。

    “这难道意味着,如果他们不是因为龙庆,是不可能出现在帝都吗?果然。”叶古分析道。

    “没错。还有,这一个月之间,即便我们洛家和林家联合的情报网络几乎涵盖了整个帝国,但我们都未曾察觉到。其实帝国各地的军队和魔源师,早就不断在帝都集结了。就在我们时刻关注的各种信息底下,在我们不知道的各处,其实一直暗流涌动。”

    “怎么说?”叶古疑惑道。

    “林家其实只是表面上的臣服,暗地中并不支持龙庆,所以才有了今天的局面。而其他两家,周家吴家,早就死心塌地支持皇帝的一切。只不过林家势力实在太大,才让我们产生了误判和错觉。实际上,为了防止各种意外,比如因为龙庆导致的叛乱,帝都中已经集结了超过十五万的军队。除了皇帝自己的卫队之外,多数是边境的军队,这也就是为什么皇帝放任林家控制的西境轻易落入安可山之手。”

    说完这一长串,洛恒叹了口气,又不住摇头。

    如他所说,当下的帝国,乃至世界,都是一个巨大的棋盘。

    他并不是棋手,林昭也没有资格担任棋手,真正的棋手现在看来,不是小皇帝,就是背后的龙族。

    “这么说,这个丞相的位置,你只能被迫接受了?”叶古提高声调问道。

    “只能如此。”洛恒回答道。

    不难看出,洛恒的脸上除了一夜未眠的疲惫之外,并未产生任何喜悦之情。

    这丞相之位,像是将高悬于隐蔽处洛家头顶之处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猛然人为的落下一般。

    一切归于暗地的事务,在小皇帝眼中,都要在龙庆之前放在明面。

    这样,对他,对帝国,乃至对龙族来说,都能将威胁降至最低。

    “不过,我会在南都拖到最后一天才去上任。做不到万全准备之下,我也不会轻易直面炼狱。”洛恒抬头说着,这句话像是对叶古的承诺,又像是对自己的辩解。

    总之,任何与龙庆相关之人,都要直面惨淡的人生,都要注视即将到来的恶果。

    方为真正的勇士。

    “既然这样,南都我也留不住了。既然之前还有一道非正式命令对吧,那可以安排我和叶明远提前离开了。我希望越快越好。”叶古说着,转身就要离去。

    “等等。叶古大人,既然您决定了,那我也选择答应。父亲,就安排在明天吧。正好可以与您交付帝都的回信列车一道返回。”

    洛思洁一边拉住叶古,一边向洛恒请求安排。

    “既然这样,于情于理,我都无法拒绝。你带上这个。”说着,洛恒从怀中掏出了与刚才非正式命令一道由牛皮纸包装的信件,这就是正式命令中提及的龙庆邀请函。

    “能否阻止龙庆,能否制止灾难,只看上主与帝国历代皇帝是否庇佑。无论未来命运如何,我们来过,就是希望。”

    洛恒那负有哲理的话语结束后,将邀请函递给了洛思洁,并伸手抚摸着她的额头,像极了一个真实的父亲,而非是处于权力中心的帝国丞相。

    “走吧,你和洛七一道跟上今天下午的列车,最快不超过两日就能到达帝都。你将作为我本人前往上任之前的唯一代表。”洛恒说完,再次背过身去,他知道此行意味着什么,他并不想看到更为伤感的画面。

    而洛思洁,以她一贯的坚强与忍耐。顺着窗户外围的微风吹拂,他一贯身着的宽大炎服略微飘起之后,他与叶古、洛七三人,便消失在了南都洛家的军事所中。

    “洛龙明,还有一件事情我得托付于你。”转过身来,洛恒对着空荡房间中剩下的洛龙明一人,用近乎请求的语气说道。

    洛龙明先是一愣,接着推辞道:“族长,我恐怕没有这个能力值得托付。”

    “你有,且只有你能!”洛恒近乎吼叫着命令道。

    这一下,吓得洛龙明后退一步,差点趺坐下去。

    “族,族长,如果是您的托付,我以荣誉起誓,我会去尽力做到。”

    见此情景,洛龙明也不再推辞,反而带着些许坚定应答。

    “龙庆之后,帝国必然会迎来大乱局,无论龙族是否重生。我只要你做到一条,我上任之后,南都的各项事务都由你负责,南都的执政和将军职务,全部由你接任。一旦我在帝都遭遇不测,南都和我们洛家控制的所有领地,都必须由你带领之下脱离帝都。”

    “我答应!”洛龙明低声回答道。

    随即,在洛恒略微满意地点头之后,他也走出了军事所雕刻着洛家图腾的大门。

    军事所这庞大的建筑之中,此刻只留下了洛恒一人。

    “前途如果黑暗,那便一直前行。我们平衡光明与黑暗,避免灵魂被冰冻或是灼烧。”

    在念叨着不知和人书写的语句之后,洛恒选择在空荡之中,正坐于中心座位之上。[m.akshuba.com]高速首发

章节目录

龙族纪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看书吧只为原作者海博之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博之波并收藏龙族纪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