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shuba.com]首发更新

    此内容boshisw首发    ,

    待一切准备妥当后,明军在奉节正式登船,沿长江顺流而下。

    朱由榔和李定国在一艘船上。

    大明天子站在船首,望着江水拍打着船身,感慨道:“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李太白写这首诗时大概也是和朕差不多的心境吧?”

    白帝城位于奉节县瞿塘峡口长江北岸,本是建白帝庙祭祀公孙述的。后因刘备在此托孤而闻名天下。

    李太白写那首诗时已经过去了数百年,但见沧桑历史,往事随风而去,生出无限感慨。

    那些名臣名将都化为一抔黄土,当真是应了杨慎的那句话,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个人在历史面前实在是过于渺小了,再强大的功业也会被时间冲淡。

    但是朱由榔还是要争,还是要振作大明。

    为的不是朱家一家一姓,而是全天下的汉家儿郎。

    为了汉家百姓不遭受几百年的奴役,为了他们能够不剃那丑陋的发辫,为了他们可以有尊严的站着活。

    朱由榔必须抗争,他没有选择。

    若是连他都放弃了,全天下的抗清义士怕是真的会绝望。

    朱由榔就是一面旗帜,是团结所有力量的旗帜。

    为了抗清,所有曾经有隔阂的势力都可以放下彼此之间的成见,共抵外敌。

    大西军、大顺军、郑家军、还有嫡系明军。

    他们现在都尊奉大明,为的就是能够把东虏驱逐出华夏大地。

    “陛下,中兴大明指日可待,届时陛下便是大明的汉光武帝。”

    望着两岸美景,李定国也生出无限豪情。

    “希望如此吧。有时朕真的觉得就在悬崖旁行走。哪怕踏错一步都会跌落深渊。”

    朱由榔感慨道:“烈皇当时应该也是如此想的吧?这天下怎么就成了这个样子?”

    见天子提起崇祯皇帝,李定国还是有些尴尬的。

    不论怎么说他的义父张献忠也是崇祯年间的著名反贼。

    虽然崇祯皇帝是被李自成逼死的,刘体纯他们的责任更大一些,但张献忠义子这个烙印一旦打下就再难去除。

    “如今人心可用,陛下必定能够驱逐鞑虏!”

    李定国攥紧拳头道。

    “夔东诸镇,在最西边的应该是大昌袁宗第、巫山刘体纯。等到了那里,陛下可以检阅一下军队,给将士们些信心。”

    李定国的建议很有道理。

    上次攻打重庆时袁宗第和刘体纯虽然也有参与,但并没有带所有的将士,而是其中的一小部分。

    大部分的人还是没有见过朱由榔的。

    他们一定迫不及待的想看看他们为之浴血奋战的天子长得什么模样。

    一睹天颜是眼下将士们最想要做的事。

    “嗯,朕不会让将士们失望的。”

    朱由榔实在不能理解历史上的永历怎么能这么窝囊。

    明明检阅军队这么简单的事情,对永历来说变得难如登天。

    将士们其实只是想看看他们的效忠对象长什么样,想要他们的流血牺牲有价值。

    便是这点永历都做不到。

    饶是如此,许多将士仍是奋战到了最后一刻。朱由榔真的很感动。

    所以这一世朱由榔便会拼尽全力,与将士们同战同在。

    他不会后退一步,因为已经没有可退的地方了。

    “来了,陛下来了!”

    在江畔翘首以盼的刘兴明看到峡口处出现一艘巨大的江船,兴奋的喊了出来。

    如今从奉节行来的航船屈指可数,这么大型的船只更是罕见。

    除了天子的龙船,刘兴明实在想不出还能是谁。

    刘体纯狠狠瞪了他一眼,斥责道:“没出息的东西,大惊小怪什么?”

    如今袁宗第一去一回已经率部来到巫山,刘兴明这一惊一乍的样子,端是把他的面子都丢尽了。

    “知道了爹。”

    刘兴明缩了缩脖子,小心翼翼的说道。

    “等了这么久,终于把陛下给盼来了。”

    王贺年也十分激动。

    他本以为成都一别,再见天子不知何年何月。不曾想这么快就能见到。

    当真是计划赶不上变化,造化弄人啊。

    “王公子可以和陛下好好聊聊下一步的计划。”

    刘体纯对王贺年很是客气,和声细语的建议道。

    “多谢皖国公提醒。”

    王贺年连连点头致意。

    “二虎啊,你说说看陛下这次带来了多少人马?”

    袁宗第望着江面上出现的越来越多船只,捋着胡须饶有兴致的问道。

    “我猜怎么也得有五六万人吧。上次攻打重庆时朝廷就出了五六万人,这次总不可能比上次还少吧。”

    刘体纯其实知道袁宗第心里想的是什么。

    总的来说,夔东十三家加在一起出具的兵力不能比朝廷的兵力少。

    如果朝廷拿出五六万人,他们这些老弟兄怎么也得凑出五六万人。

    如果朝廷出了十万人,他们便是生拼硬凑也得凑出十万来。

    这是对朝廷的尊重。

    “我看可不止五六万。”

    袁宗第感慨道:“看这些船个顶个的大,应该一艘船能装下好几百人。”

    言语中透露出无限羡慕。

    这倒不是袁宗第矫情,夔东十三家虽然都是沿江驻扎,可水师这一项上着实不怎么拿得出手。

    基本上都是一些竹筏、小舟,虽然不影响使用但看起来确实不怎么威风。

    “真是天家气派啊!”

    袁宗第感慨道:“真想看看东虏看到我大明水师顺江而下时的惊恐样子。”

    刘体纯点头道:“快了,就快了。”

    巫山县的码头就在峡口转过三里处,很快头船就要驶来。

    刘体纯命儿郎们备好香案、红绸子,做好了一应准备。

    虽然不是第一次面见天子,但他们多少还是有些紧张。

    大概是因为这次是天子亲临他们驻地吧。

    此刻他们竟然觉得时间过得有些过于漫长。

    终于天子乘坐的龙船在码头停靠了下来。

    在锦衣亲军的护卫下,天子朱由榔身着一身金甲从船上走下。

    刘体纯、袁宗第见状率领众人齐齐跪倒山呼万岁。

    “臣等恭迎圣驾!”</p>

    [m.akshuba.com]首发更新

章节目录

南明第一狠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看书吧只为原作者一袖乾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袖乾坤并收藏南明第一狠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