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shuba.com]高速首发    李胖子夸得激动,没有发现木牌脸黑了,还想继续拍马屁的时候被旁边的星仔扯了扯衣摆。

    “哎呀,你扯我干嘛,组长这么厉害能不夸夸?话说,组长你刚用的是什么法术,那么霸气,我也好想学哦。”

    正所谓,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是吗?你很想学吗?回去本尊亲自教你啊,学不会不准吃饭那种哦。”

    木牌阴阳怪气起来谁都怕,李胖子秒怂,又很迷茫自己到底又做错啥了?!不敢问,只能怯怯的摇头,“不、不用了,小祖宗,我不学了……”

    姚易谣不置可否一笑,过去检查铃铛的状况,幸好只是被小鬼术弄晕,拿出一张破解符,绕着铃铛的头烧完,火一灭,铃铛也嘤嘤嘤的醒过来了。

    “咋回事?老色鬼呢?他解决了我们,还是我们解决了他?”

    不清楚状况的铃铛醒来就是一通问,倒也打破了木牌刚制造出来的压抑恐怖。

    “事情解决了,星仔你去把那些壁画拍下来,尤其是最后一幅那有黑鸟图案,拍个特写。”

    姚易谣把身上碍眼的红嫁衣脱掉,木牌心里惋惜一叹。

    处理完所有手尾,已是半夜一两点,幸好大家在木牌的操练下已经能熟练施展缩地术,不然他们得靠两条腿走回市区……

    回到市区找了酒店各自安顿下来,五人各自一间房,姚易谣回房梳洗后倒头就睡,没两秒就沉沉的睡着了。

    这只猪……

    木牌无语的看着沉睡中的姚易谣,他还有话要说有事要问的好不好!奈何人家一路都没给他开口的机会,原想着睡着前总能聊两句,结果……

    罢了罢了,扰人清梦是死罪。木牌无奈的叹了口气,静静的看着她的睡颜,眼里的宠溺藏都藏不住。

    深夜安静得只能听见姚易谣浅浅的呼吸声,木牌在李胖子他们出现的时候就恢复了小萌娃的模样,此时躺在姚易谣脑袋旁边,听着她的呼吸声,回忆着某些过去。

    突然,耳边的呼吸声莫名急促起来,木牌噔的坐了起来,一感应立马叫糟,姚易谣困在梦靥里!

    木牌没有迟缓,身子一闪直接闯入她的梦境中。

    姚易谣的梦里迷雾萦绕,他闯进去时刚巧看到姚易谣和一白袍男子在那争吵,远远就感应到她的悲伤,听到她对那男子的质问。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那么狠心?你说过不会抛弃我不管的!”

    白袍男子一言不发,举起手毫不犹豫往姚易谣天灵盖上拍去……

    停手!

    木牌想冲过去阻止他的动作,但不能,这不是简单的梦,而是姚易谣的回忆,眼前这一幕是确实发生过的事实,他改变不了……

    天灵盖受了一掌,姚易谣痛苦的惊叫,身子发出刺眼金光。

    白袍男子在她的凄叫声中垂下了头,肩膀抖了几下,似乎在强忍着心里的悲痛。

    金光中,姚易谣的身子忽然消失不见,木牌一愣,赶紧撤身离开梦境。

    一出来就见姚易谣眼睛发红,直愣愣的挺着上半身坐在床上,木牌飞到她面前想要把她唤醒,殊不知姚易谣一见到木牌竟开始发狂,上手就开打,木牌赶忙打开幻境的白门,拉着神志不清的姚易谣跳进去。

    任由她在房间里发狂,整间酒店都保不住!

    两人来到掉落到一个荒岛,姚易谣脚一沾地立马朝木牌发动进攻,对方是不能打不能碰的人,木牌只好灵活的飞动,躲开姚易谣毫无技巧只凭直觉发动的攻击。

    “你冷静一点!”

    姚易谣听到稚嫩的声音愣了下来,泛红的眼疑惑的看着木牌,这是他吗?

    威风拂过,将木牌身上的香气带到姚易谣鼻尖处,是他!这味道只属于他!刚安静下来的姚易谣又发狂的攻击木牌,眼看着她体内灵力暴动,神识意海也一片混乱。

    木牌叹了口气,恢复少年的模样,任由姚易谣凌乱的攻击打到身上,好不躲闪的朝她冲过去,双手一伸,将暴动的人儿紧紧的搂在怀里。

    “别怕,我在,我一直都在。”

    脸贴着脸,木牌在她耳边低声呢喃,安抚她的情绪。

    这声音就像是姚易谣发狂的解药,她终于安静下来,僵硬着身子靠在他怀里,许久不出声。

    “我没有抛弃你,一直都在……”重复着不抛弃的话,木牌的声音哽咽,鼻息也重了起来。

    “你说过不会抛弃我,不会离开我的。”姚易谣眼里的红光褪去,眼神依旧迷离,像是在回忆又像是对木牌说,“可是你离开了,你抛下了我走了!”

    姚易谣凤眼红光再现,比之前更甚,举起手将所有灵力凝聚在右掌中,眼也不眨的拍到木牌后背上。

    这一掌对木牌而言,不痛不痒,但他的心却在那一瞬间,碎了。

    她恨他,恨得想要他的命……

    他们,回不去了。

    “乖,没事的,不要记起这些,你是自由快乐的小谣而已。”

    抬起手温柔的帮她顺着长发,闻着她独特的香味,木牌眼眶中的泪珠几度忍不住要滑落。

    “睡一觉起来,一切都恢复如常,你再也不会被过去的回忆伤害到。”

    掐了莲花诀的手指微微颤抖,木牌双眼一闭,将泪水逼回去,也让自己的心狠下来,手指往姚易谣后脑勺一点,狂躁的她瞬间被定住,如同木偶任由他人摆布。

    将脸埋进她的长发中,木牌不舍也不忍!指尖的白光闪烁着,这是最后一道封印,施下去,她再无可能想起过去,再也记不起他是谁,永远忘了他们曾经的幸福和快乐。

    但,也会把他对她造成的伤害彻底忘掉……

    “啊!”

    木牌痛苦的大叫,胸前里的酸楚几乎要把他撑爆,随着这一声嚎叫,指尖的白光终是狠心输入姚易谣的后脑勺里。

    姚易谣的身子立马瘫软在他的怀中,乖顺的任由他抱着。

    “没事了……什么事都没了……”

    木牌失神的呢喃,在苍梧老人那已经加固过一次她体内的封印,他怎么也没想到姚易谣会接到新娘魔洞那样的任务,里面的老鬼擅长控魂和勾魂,这两种术法极易将对方尘封的记忆翻出来。

    若不是他,姚易谣岂会记起那一幕![m.akshuba.com]高速首发

章节目录

我有块免死木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看书吧只为原作者奔跑的飞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奔跑的飞鱼并收藏我有块免死木牌最新章节